搬家电话
  • 深鹏发物流
  • 电话: 0755-82444429 88855848
  • 传真: 0755-82444486 13828754808
  • 联系人:徐先生
  • 网 址: http://www.apple56.com
  • 地址: 深圳市罗湖区清水河三路共发达物流园68号
台湾新闻
您现在处在位置:首页 » 搬家信息 » 台湾新闻
贾伯斯、比尔盖兹、马克祖克柏为什么班上第一名的学生 很少变有钱人?
作者:台湾新闻   来源:大陆到台湾货运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-03-18
你们班上的模范生,后来过得如何?

波士顿学院(Boston College)的研究人员凯伦•阿诺德(Karen Arnold),自毕业典礼起追踪81名高中第一、二名毕业的学生,看看这些高中学霸日后的发展。其中95%后来顺利从大学毕业,平均GPA是3.6;到了1994年,60%取得研究所学历。

在高中时表现良好,可以预测大学的表现好,这点不大有争议。阿诺德追踪的毕业生,近九成目前从事专业工作,其中四成担任最高阶主管。这群人可靠、努力不懈、适应力强,从各种指标来看,大多数过着美好生活。

然而,这群在高中时拿第一的人,有多少长大后改变了这个世界,推动世界前进,让世人惊艳?答案似乎很明显:一个也没有。

阿诺德谈这群人的成功轨迹:「虽然他们大部分都拥有很好的工作,但这些高中生毕业代表们,看来绝大多数并未登上成人世界的顶尖成功舞台。」阿诺德在另一场访谈中提到:「毕业生代表不大会是开创未来愿景的人士……他们通常服从体制,不是颠覆体制。」

会不会刚好是阿诺德追踪的那81个人,恰巧没有出人头地?并不是。研究显示,让学生在课堂上表现良好的那些特质,让他们在走出教室后,比较不可能击出全垒打。

究竟这些高中毕业拿第一的人,为什么很少在真实生活中拿第一?有两个原因。

第一,学校奖励乖乖听话、怎么说就怎么做的学生。学业成绩无法忠实反应出学生的智商(标准测验较能测出IQ),但可以准确预测学生能否自我管理、认真负责、遵守规定。

阿诺德在访谈中指出:「基本上,我们是在奖励服从与愿意配合体制。」许多毕业生代表坦承,自己并不是班上最聪明的孩子,但是最努力。有些人指出,知道老师想看到什么答案,比真正掌握教材更重要。阿诺德大部分的研究对象,被归为「成绩至上组」(careerists),认为自己的任务是考到好成绩,学到东西则是其次。

第二个原因是学校奖励通才。学生对某件事特别感兴趣、在某方面特别有长才的话,不见得会得到太多奖励,但在真实世界中则是相反。阿诺德提到:「高中毕业生代表不论在个人生活,或在专业生活,都极度十项全能,也很成功,但不曾在单一领域投注所有热情,也因此通常难以达到卓越的程度。」

也就是说,如果你想在校学业表现优越,你很喜欢数学,除非你先确定自己的历史可以拿A,否则别把时间一直用在算数学。这种培养通才的方法,通常不会造就顶尖的专业知识能力,但我们日后在职涯发展中,通常几乎都只因为单一技能获得高度奖励,其他的不是太重要。

讽刺的是,阿诺德发现,喜爱学习的聪明学生,在高中过得有点辛苦。他们拥有热情,也愿意全心投入,有兴趣做到精通,却感觉学校体制绑手绑脚。相较之下,毕业生代表高度配合体制、遵守规则,科科拿A,获得技能与深度理解,反而不是他们的第一要务。

学校有清楚的规则,人生没有。少了可遵循的明确道路之后,好学生无所适从。

尚恩•艾科尔(Shawn Achor)对哈佛学生做的研究显示,以大学成绩预测日后成功的准确度,不会比掷骰子好多少。一项针对七百多位美国富豪的研究指出,富人的平均大学GPA只有2.9。

乖乖遵守规则不会创造成功,只会消灭极端值,最好与最坏的都会消失。没有极端通常不是件坏事,可以减少风险,但惊天动地的伟大成就通常也就随之消失。这就像在自己的引擎上,装了时速90公里以下的限速器,结果就是不大会碰上死亡车祸,但大概也不会打破任何竞速纪录。

好吧,乖乖牌不会攀上世界顶峰,那谁会?

非筛选型领导人
邱吉尔(Winston Churchill)原本一辈子不可能当上英国首相,他不是那种凡事力求「正确」的模范生,居然能够上台,跌破众人眼镜。大家知道邱吉尔很优秀,但他也是极难相处、我行我素不顾后果的偏执狂。

一直喊着「天要塌下来了!」的邱吉尔,是当时唯一把希特勒视为重大威胁的异类,张伯伦则认为希特勒这个人「说话算话」。英国领导高层一厢情愿地认为,绥靖主义可以安抚纳粹。

邱吉尔的偏执性格,在关键时刻未卜先知。他不相信只要把午餐钱交给校园小混混,小混混就会放英国一马,只有一拳痛扁他们的鼻子,才能够解决问题。

邱吉尔的爱国狂热──早期几乎毁了他政治生涯的东西──正是逐渐陷入二战的英国所需要的。幸好,英国人民很早就发现这件事。

究竟是什么样的人,可以爬到最高位?这个问题太大,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:伟大的领导人拥有哪些特质?

多年来,学界研究甚至无法决定领导人到底重不重要,有些研究显示,优秀团队不论有没有可以归功的领导人,都可能成功。其他研究则显示,有魅力的领导人是决定团队成败的最关键因素。学界对此一直没有定见,直到某位研究人员灵机一动。

哈佛商学院教授高塔姆•穆孔达(Gautam Mukunda)认为,研究结果如此不一致,是因为领导人基本上有两种。

第一种循规蹈矩、符合期待,一路沿着体制往上爬,张伯伦就是此一类型的代表,属于「层层筛选型」(filtered)领导人。

第二种领导人则不是一步步从基层做起,他们横空出世,例如不等人拔擢的创业者、意外接位的美国副总统,以及像林肯总统(Abraham Lincoln)那样、在世上发生重大事件时窜起的乱世英雄。这类型的领导人,属于「非筛选型」(unfiltered)领导人。

筛选型候选人在角逐最高位时,已经通过层层关卡,可以放心他们将做出传统认可的标准决定。他们彼此之间没什么不同,这也是为什么许多研究显示领导人造成的差异不大。

非筛选型领导人不一样,他们没被体制审查过,无法确认他们会做出「被认可」的决定,其中很多甚至连哪些决定会被认可也不晓得。非筛选型领导人来自不同的背景,会做出令人意外的事,行事通常难以预期,但他们带来改变,让事情不同。

他们带来的改变一般属于负面,因为他们不按规矩来,经常破坏自己领导的组织,但少部分非筛选型领导人可以带来转型,让组织得以摆脱错误信念与无谓坚持,带领大家走向更美好的明天。这类型的领导人,正是学术研究所说的拥有巨大正面影响力的领导人。

穆孔达的博士论文依据自己的理论,分析历届美国总统,评估哪些属于筛选型、哪些属于非筛选型,以及是否为伟大的领导人。结果十分惊人,穆孔达的理论能以前所未有的99%统计信赖度,预测总统带来的影响。

筛选型领导人可以守成,非筛选型领导人则忍不住冲撞体制,通常会造成破坏,但他们破坏的东西有时和林肯一样,奴隶制就此消失。

当我访问穆孔达时,他提到:「优秀领导人与伟大领导人的差别,不是谁比谁『更好』,他们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人。」当初英国要是发现绥靖主义行不通后说:「给我们更好的张伯伦」,那就糟了。英国不需要更多筛选型领导人,他们需要以前不被体制接受的人。老路已经行不通,还要硬朝着老路走,铁定就会完蛋。如果要应付像希特勒这样的威胁,英国需要邱吉尔这头斗牛犬。

我请教穆孔达,为什么非筛选型领导人可以带来如此庞大的影响力?答案是,他们通常拥有与众不同的特质,但听起来不是很正面,比如「聪明绝顶」或「拥有政治头脑」,反而通常较负面,是你我眼中认为「糟糕」的特质,但由于情况特殊,负面特质就变成正面特质。举例来说,邱吉尔排外的爱国心原本是毒药,但情境对了,反而成为万灵丹。

穆孔达称这种特质为「增强因子」(intensifiers)。一个人最大的弱点,可能就此成为无往不利的优势。

1万个小时与偏执
畅销作家麦尔坎•葛拉威尔(Malcolm Gladwell)让心理学家K•安德斯•艾瑞克森(K. Anders Ericsson)的专家研究广为流行:想要成为一件事的专家,大约需要1万个小时的努力。一般人听到这么大的数字,第一个反应是:天啊!怎么会有人愿意花这么多时间?

听到「专家」两个字,我们立刻就会联想到正面事物,例如「专注」与「热情」。然而,愿意花这么多时间与力气在非必要的事物上,性格中一定带有偏执成分。毕业生致词代表把念书当成一份工作,遵守规则,努力拿A。个性偏执的创意人士,则是靠着宗教般的热忱,夜以继日地完成自己满怀热情的案子。

社会学家丹尼尔•钱布利斯(Daniel Chambliss)标题耐人寻味的〈卓越的平凡面〉(“The Mundanity of Excellence”)研究,检视顶尖游泳选手极度专注的特质。运动员愿意每天千篇一律地进行训练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矢志不移,听起来已经不只是「专注」,比较象是「偏执」。

各位可能以为,增强因子只和艺术或体育等专长有关,和常人的世界没什么关联。然而,想一想全球最富有的人士,他们之中有那种全然循规蹈矩、没有和大家很不同的负面特质的人吗?没有。

《富比世》四百大(Forbes 400)富豪榜中,有58人不愿念大学或在中途辍学。这58个人──接近总人数的15%,平均个人净值为48亿美元,比400人平均净值(18亿)高出167%。相较于四百大富豪中念过常春藤盟校的人,他们的平均身家数字,更是高达两倍以上。

在今天这个时代,人们敬重野心勃勃的硅谷创业者,把他们当成景仰的对象,但下列叙述是否符合硅谷创业者给人的刻板印象?精力充沛、不大需要睡眠、愿意冒险、无法忍受笨蛋、自信、魅力十足、骄傲到有点自大的程度、野心无穷、充满动机、停不下来?

是的,前述特质就是在讲他们,但这些特质也与临床疾病「轻躁症」(hypomania)有关。约翰•霍普金斯大学精神医学助理教授约翰•加特纳(John Gartner)的研究显示,这样的相关绝非偶然。「完全躁症」(full-blown mania)使人无法在一般社会上生存,轻躁症则使人不屈不挠、勇往直前,但不至于脱离现实(就算只是些微没脱离)。

增强因子有一好没两好,无法只取好的,不要坏的。〈挑战传统的经济价值:不良行为、学校教育与劳动市场〉(“The Economic Value of Breaking Bad: Misbehavior, Schooling, and the Labor Market”)论文作者指出,减少男孩的侵略性与不良行为之后,成绩的确出现改善,但终身收入也随之减少。不守规矩的男孩日后工作更多小时、更具生产力,收入比乖乖牌高出3%。

人生最大的悲剧有时也会带来最有力的增强因子。请问,下列这几个人有什么共通之处?


答案是:这四个人全部都在16岁前失去父亲或母亲。像这样单亲、甚至是孤儿出身的伟人──或至少是影响力极大的人士,名单很长很长,其中整整有15位英国首相。

对许多人来说,年幼失亲的确是人生的重大打击,但丹•科伊尔(Dan Coyle)在《天才密码》(The Talent Code)一书中也提到,研究理论认为成为孤儿的悲剧,会让孩子感受到这个世界并不安全,自己需要奋斗不懈才能生存。独特的性格与人生遭遇,让某些失亲儿奋发向上,个人悲剧因此成为开创事业的动力。




  • 大陆到台湾快递
  • 电话:0755-82444429 88855848 传真:0755-82444486 13828754808 QQ群:171692169
  • 地址:深圳市罗湖区清水河三路共发达物流园68号
  • 2012©Copyright www.apple56.com.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:10235524号-12